在周朝诸侯国之中,楚国是最另类的国家。虽然被认为是“十二诸侯”之一,但它却早早称王,在春秋时期也长期与中原为敌,自称“我蛮夷也”;另一方面,它又以华夏自居,自称“抚有蛮夷以属华夏”,积极接受华夏文化。对于楚国的早期历史,过去主要依据的是《史记·楚世家》。但《史记》是西汉史书,不能完全反应周代情况;幸亏建国以来出土了大量战国楚简,让我们更加深入了解这个江汉大国的早期发展史。

▲ 楚简 视觉中国 资料

神话时代:天帝与火神

根据《楚世家》记载,楚国的祖先可以追溯到黄帝。黄帝生昌意,昌意生帝颛顼,也就是屈原所说“帝高阳之苗裔兮”的高阳氏;之后高阳又生称、称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在帝喾时担任负责火的官职火正,从而被帝喾封为祝融。之后共工反动叛乱,于是帝喾命祝融攻打共工,但祝融没有消灭共工,于是祝融也受到惩罚,被帝喾杀死,而让其弟弟吴回接任火正,仍然被称为祝融。

之后吴回又生下陆终,陆终有六个儿子,都是母亲裂腹而生,分别是昆吾、参胡、彭祖、会人、曹姓、季连,其中季连姓芈,就是芈姓楚王的祖先。昆吾氏在夏朝做过诸侯之长,被商汤灭亡;彭祖氏在商朝做过诸侯之长,在商末也被灭亡。季连生附沮、附沮生穴熊,但之后的世系就不清楚了。在周文王时,季连的后代叫鬻熊,鬻熊侍奉周文王,不过他很早就去世了。

以上就是《楚世家》对西周以前楚国历史的记载,这些内容与其说是真实的事件,不如说只是追溯的世系。顾颉刚先生在《答刘胡两先生书》中就指出:“自从春秋以来,大国攻灭小国多了,疆界日益大,民族日益并合,种族观念渐淡而一统观念渐强,于是许多民族的始祖的传说亦渐渐归到一条线上,有了先后君臣的关系,《尧典》、《五帝德》、《世本》诸书就因此出来。”那么,周朝时楚国有对自己世系追溯的说法吗?

公元前640年,楚成王责备夔国不祭祀祝融和鬻熊,夔国是楚国的支系分封国。但夔国国君却认为,当初夔国先君熊挚有病,因为生病而流窜至夔。那个时候熊挚就失去楚国的救助了,为什么还要祭祀楚国的先君呢?楚成王大怒,派令尹成得臣和斗宜申灭亡了夔国。关于熊挚奔夔的问题下文再议,值得注意的是,楚成王为何只提到祝融与鬻熊?比较可能的情况是,当时楚国比较重要的祖先只有祝融与鬻熊,并没有什么黄帝、颛顼、季连等人。

祝融这个人物,大家应该都不陌生,他就是传说中的火神。在《山海经·海外南经》里,祝融兽身人面,坐乘两龙;在《吕氏春秋》里,夏季的天帝是炎帝,祝融是炎帝的辅神;在楚帛书里,天帝炎帝让祝融派青、朱、黄、黑四神奠定三天和四极;唐人司马贞《补三皇本纪》,又记载了共工与祝融交战,共工怒撞不周山的神话。可见文献里的祝融极具神性,很难说是个历史人物;《楚世家》的祝融攻打共工,原型大概也是水火交战的神话。

另一方面,随着神话的古史化,祝融也被纳入上古帝系。《山海经·海内经》说炎帝和妻子赤水之女听訞生炎居,炎居生节并,节并生戏器,戏器生祝融,这里的祝融是炎帝后人;而另一篇《大荒西经》却说颛顼生老童,老童生祝融。据《左传》,祝融又是颛顼之子犁;而《管子》则说祝融是黄帝六臣之一。如此纷乱的记载,可见祝融并非一个真实存在的人物,当然,既然三皇五帝都是古史化的结果,也不可能有一个叫“祝融”的官号。

但《海内经》《管子》的说法都没有延续下来,《左传》中祝融为颛顼之子犁(黎)却得到发扬。《山海经·大荒西经》中,在颛顼与祝融之间加上老童一代,又说老童生了重、黎两兄弟,颛顼令重献上天、黎邛下地,这也就是“绝地天通”的神话。而祝融也由一个“黎”变成了“重”“黎”两兄弟,但在《左传》中,“重”是少昊的弟弟句芒,担任的是木正;并非是担任火正的颛顼之子。

老童这个人物,在战国时期被定型为祝融之上的楚国先祖。在荆州包山楚简、江陵望山楚简和新蔡葛陵楚简中,均提到楚国的三位重要祖先——“三楚先”,即老童、祝融与另一人。《大戴礼记·帝系》中上述说法得到进一步发展。《帝系》说颛顼娶滕奔氏女禄氏生老童,老童娶竭水氏女高緺氏生重黎、吴回兄弟,吴回氏生陆终。可见,《帝系》的重黎、吴回大致对应的就是《大荒西经》的重、黎,但之后又多出陆终一代。

陆终其人来自祝融的分化。《帝系》中有“陆终六子”的说法,即陆终娶鬼方氏之妹女隤氏,女隤氏三年不孕,剖开左胁出来六子:樊(昆吾)、惠连(参胡)、籛(彭祖)、莱言(云郐人)、曹安和季连,季连就是芈姓始祖。而在《国语·郑语》中,却有“祝融八姓”的说法,即己姓(昆吾、苏、顾、温、董)、董姓(鬷夷、豢龙)、彭姓(彭祖、豕韦、诸稽)、秃姓(舟人)、妘姓(邬、郐、路、偪阳)、曹姓(邹、莒)和芈姓。

可以佐证的是,春秋邾公釛钟中邾公自称“陆融”之后,这个“融”字与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