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兵马俑1号坑

秦始皇陵随葬陶兵马俑的地下坑道建筑。位于陕西省临潼县西杨村西南,西边距离秦始皇陵陵园东垣墙1公里,正当陵园东门大道的北侧。1974年以来,陕西省博物馆、陕西省文物管理委员会等单位发掘。1977年就地建成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兵马俑坑的修建工程大约开始于公元前221年秦统一六国后,到前209年因农民起义爆发被迫停工。前206年项羽入关时焚毁。


▲ 秦兵马俑坑 2号坑彩绘陶俑

共发现4个俑坑,总面积25380平方米。1号坑平面呈长方形,面积12600平方米。2号坑在1号坑的东北边,平面呈曲尺形,面积约6000平方米。3号坑在1号坑的西北边,平面呈凹字形,面积520平方米。4号坑在2号和3号坑之间,平面呈长方形,面积约4000平方米。目前只发掘3号坑的全部和1号坑、2号坑的一小部分,共发掘2516平方米。4号坑是未建成就废弃的空坑。兵马俑坑的发现,对秦代军队编制、作战方式、甲骑步卒装备的研究,是一批最具形象的实物资料;对秦代雕塑艺术的研究,也有重要价值。


坑道建筑与出土的兵马俑

3个坑都是土木混合结构的坑道建筑。1号坑深4.5~6.5米,2号坑深3.2米,3号坑深5.2~5.4米。建筑程序是:先在挖好的土坑内四壁沿边筑起夯土二层台,1号坑和2号坑还在坑内加筑多道夯土壁;再在二层台内侧和夯土壁两侧安置相对称的木柱;棚木上覆盖苇席,席上压灰泥,泥上覆土。覆土高出原地面约2米。俑坑前后有供出入的斜坡门道。坑底铺砖。放置陶兵马俑以后,门道口用立木封堵,再填土夯实。复原后的1号俑坑应是面阔9间、四周环绕回廊、前后各有5个门道的地下大厅。2号俑坑分隔成各自独立又互有联系的4个部分。3号俑坑是3个厢房互通的建筑。


▲ 秦兵马俑坑 隔梁旁等距离分布着立柱,起加固隔梁的作用


▲ 秦兵马俑坑 被大火烧过的铺地砖

已发掘部分共出土武士俑800多个,木质战车18辆,陶马100多匹,青铜兵器、车马器9000余件。如果按照出土的兵马俑排列形式复原,这3个坑的武士俑应有7000个,驷马战车100多辆,战马100多匹。坑内兵马俑的排列方向全部面向东方,这可能与陵园的方向或兵马俑坑位于陵园东边有关。


▲ 秦兵马俑坑 秦代札甲

兵马俑排列、装备的研究

这批兵马俑应是送葬军阵的模拟。兵马俑、战车实物以及实战兵器的出土,形象地展现了秦始皇时代的军队的兵种、编制和武器装备情况。也有人认为,它们是作为具体的军阵即以一个阵法为内容而排列的。


▲ 秦兵马俑坑 车兵俑

兵马俑坑所见的秦军编制,主力是战车兵和依附于它的步卒。骑兵俑出土于2号坑中,虽已集中排列,但未自成方阵,可见骑兵仍处于从属的地位。木质战车的形制大小与商周以来的单辕驷马战车没有明显差异。车上一般有甲士3人,分别配备远射的弓箭、格斗的短剑和护体的盾甲。战车后面跟随步卒。


▲ 秦兵马俑坑 立射俑

步卒使用长木柄的戈、矛、铍、戟、钺。在军阵前方侧翼和后卫,往往布置弓弩手。骑兵执剑或弓箭,马背铺鞯,鞯上有鞍垫。马具、马蹬尚未出现。战士装备的进攻性武器,除个别铁镞外,都是青铜铸造的。铜兵器表层大多作铬盐氧化处理,以增强合金抗腐蚀的能力,这在世界科技史上是极为罕见的。


▲ 秦兵马俑坑 武士俑

防护装备,从陶俑身上所披的铠甲看,很多是模拟皮甲雕塑的,有的还保留着仅有前面护胸而背后无甲的原始形制。也有一部分可能是金属铠甲的模拟物。当时铠甲的形制已因兵种和身份的不同而异。骑兵的铠甲较短,无披膊。一般步卒和战车兵的铠甲,甲身较长,两肩有披膊,是秦国军队中普遍装备的铠甲。御手所著铠甲,甲身最长,领部加高呈“盆领”,两肩有长披膊,并附护手甲。


▲ 秦兵马俑坑 跪射俑


▲ 秦兵马俑坑 军吏俑

兵马俑的雕塑艺术

▲ 秦兵马俑坑 马俑

陶俑、陶马如同真人、真马,制作程序非常复杂。一般是按俑、马不同部位分别用陶模翻出胎型,然后套合、粘接,再雕塑出五官、须发、铠甲、衣纹等细部。陶俑的制作是根据不同身份、不同年龄来设计的,艺术形象力求与实物相似。


▲ 秦兵马俑 局部细节

将领的装束与一般士兵不同,骑兵的装束与步兵、车兵不同,而将领的官阶又有高中低之别,其服饰随之亦异。革带、发式、行縢、靴履等细部,也都一丝不苟。彩绘色调明快、绚丽,对比强烈。陶马形象准确生动,比例适度。秦兵马俑坑不愧为中国古代的雕塑艺术宝库。


▲ 秦兵马俑坑 马俑头部


▲ 秦兵马俑坑 陶俑、陶马身上戳印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