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

青铜 长沙收集

直径11厘米

铜镜为照容用具。宋代铜镜很多,形制多样,铜镜上的纹饰也相当丰富,但湖南省博物馆收藏的这件足球纹铜镜为罕见之珍品。此镜镜面光洁,背面浮雕的图象是一对青年男女对面踢球,女子高髻笄发,作赐球状。男子戴幞头,着长服,半蹲膝,身稍前倾,作认真接球姿势,小球介于起落之间,球身隐约可见爪棱状痕迹,形态逼真,旁边有裁判和观众,这就是文献记载中的“蹴鞠”图案,现代足球的前身。

国际足球联合会技术委员会主席布拉特在亚洲足联举办的教练员训练班上所作的国际足球发展史报告中说:“足球发源于中国”。这个说法是有根据的。西汉学者刘向在《别录》中写道:“蹴鞠,传言黄帝所作,所以练武士知有材也。”黄帝是传说中的部落首领,距今约五千年。足球的起因可能是为了锻炼腿部力量,是一种属于军事上的训练活动。后来通过实践,逐步改进游戏方法,踢球成为一种很好的娱乐。在战国时期,足球是城市下层人民喜爱的娱乐活动。到了西汉初年,足球也得到贵族阶级的喜爱。桓宽写的《盐铁论》中说,西汉社会承平日久,“贵人之家,蹋鞠斗鸡”为乐,一般的人们也是在“康庄驰逐,穷巷蹋鞠”在考古资料中可以看到汉代的“蹴鞠”图案,可见这种活动的时间之早和普及之广。

 

宋代铜镜上出现足球纹饰,是与宋代社会喜爱这种活动紧密相连,《东京梦华录》中记载:宋代文武百官每年为宋徽宗祝寿时要进行足球表演。比赛时,乐队吹奏优美的笙乐,笛鼓齐鸣,球门架上绸带飘扬。 宋徽宗看完比赛乘酒兴大肆赏罚,把价值千金的银碗、锦缎奖给获胜的球队;对输队则罚吃麻鞭,然后用黄白粉涂脸。球赛分设球门和不设球门的比赛,不设球门的比赛又可分一人场到十人场,一人场叫“滚弄”(全身各处皆可触球)。“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绕身不堕,高及半塔,以花样多、球法严密比胜负。二人场叫“打二”,此镜上为二人,或许就是“打二”的比赛法。